一只壮壮出墙来

纯天然无加工画渣。
一勺紫糖,chuya份的风丸滚茨球配合各种各样的甜心男孩调制而成。
不含防腐剂,壮壮工坊诚信出品。
是最新的菠萝芦荟味✔

意识流(其实是个长篇脑洞)

“上辈子恨你/下辈子爱你/每一辈子/都是你。”
嘉德罗斯嘴里哼哼着不知道是曾在哪个落寞街头不断循环过的悲伤情歌,略微沙哑的嗓音缓缓研磨出一股独属于他自己的风韵,好像这里盛着一杯化不开的苦饮。
————————
他说过,与其敌视黑暗,不如骑着它去寻找光明。*
然后转身扑入了黑暗,仿佛真的会有乌黑的盖世骏马载着他去寻找心中的光一样。
从缭乱花火中看见金色的蝴蝶扑朔迷离,最后将璀璨燃烧殆尽。
从斑马物语中看见脱离黑白条框的金花在自然规则中摇摇欲坠直至消亡。
又或是在茫茫人海中看见自己和他的脸,一度擦肩而过,随后遥遥而不及。
————————
又是走马灯。
————————
格瑞不记得是第几次站在这里遥望四周了,每每日出来临之时,天空中的太阳像是一失足坠入了一摊蛋清,青白色的天空是冗长的,感觉像是时刻会剥离墙面的风化油漆。而其中剥落露出了一大块蛋黄鲜红一样的内里,金光灿灿,日出的那一刻的第一道光,划破了一切在他耳边铮铮作响,像是给万物不可一世的一瞥一样,那种阳光一瞬间充盈起每一个细胞的感觉让格瑞觉得似曾相识,但是在那个朦胧的记忆里,好像比现在还要强烈。
比太阳还要耀眼,还要不可一世,更使他的细胞融化在沸腾的血液里。
————————
九岁的人的墓碑会是什么样的呢?
九岁的站在世界顶尖的人的墓碑会是什么样的呢?
九岁的曾凌驾于众生却沦陷于一人的人的墓碑会是什么样的呢?
嘉德罗斯说,他要世界上最好的棺材容纳他的遗体,要穿着世界上最华丽的葬服躺在里面受众人默哀,此刻世界上最亮的星也要为他黯淡,所有的唱最美妙歌声的鸟都呜呜哀鸣,所有的一切存在皆为他的离去而感到痛苦与不舍,他要永远被刻在时间里。
这大概就是那坟墓的模样吧。
嘉德罗斯说,他可以什么都不要,他就要那个人的怀抱,在生命的火光即将败落之时在他耳边暔呢着他的名字,温柔的亲吻着他的额头,手紧握着他的手,十指相扣,然后他愿意乖乖永远地合上眼,心满意足。
这可能就是那坟墓的模样吧。
嘉德罗斯说,他宁愿坠入地狱受万人唾弃失去所有光荣与骄傲,也乞求在他苟延残喘之际有那个人来看他一眼,一眼也好,那一眼却又隔了千万光年,被时空稀释的微乎其微所剩无几了。
也罢,这是就那坟墓的模样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