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壮壮出墙来

纯天然无加工画渣。
一勺紫糖,chuya份的风丸滚茨球配合各种各样的甜心男孩调制而成。
不含防腐剂,壮壮工坊诚信出品。
是最新的菠萝芦荟味✔

小羊羔和灵异咩咩【神奇的眼睛】
非常烂的手机和拍照技术了。

怎么说呢,lof上喜欢的标签(除了米英)全部都努力的交完党费了(凑凑活活)这个lof就可以到此结束了(啊?)接下来不知道该干什么好(虽然脑洞一大堆)但是呢,还是想给shiro你看看鸽子,不知道为什么想给你看一下,很好看的羽毛,我还有一根做纪念。(因为惧怕鸟类,这是第一次抱鸽子,蛮开心的)感觉战胜了恐惧总之就是这样,想画好多中也今年也一张没画,感觉自己越喜欢他就越画不出来了。这对堆话怎么说呢,因为新的一年快来了,感觉非要说点什么不可,但是贴吧已经废话一堆了感觉传到lof上更有意义(不明)所以说出来了,就是希望新的一年里,还可以继续喜欢这些,和shiro保持友情,大概就是这些。(虽然也有买彩票暴富的那种,但是不好意思写,啊,这不,还是写出来了嘛)

意识流(其实是个长篇脑洞)

“上辈子恨你/下辈子爱你/每一辈子/都是你。”
嘉德罗斯嘴里哼哼着不知道是曾在哪个落寞街头不断循环过的悲伤情歌,略微沙哑的嗓音缓缓研磨出一股独属于他自己的风韵,好像这里盛着一杯化不开的苦饮。
————————
他说过,与其敌视黑暗,不如骑着它去寻找光明。*
然后转身扑入了黑暗,仿佛真的会有乌黑的盖世骏马载着他去寻找心中的光一样。
从缭乱花火中看见金色的蝴蝶扑朔迷离,最后将璀璨燃烧殆尽。
从斑马物语中看见脱离黑白条框的金花在自然规则中摇摇欲坠直至消亡。
又或是在茫茫人海中看见自己和他的脸,一度擦肩而过,随后遥遥而不及。
————————
又是走马灯。
————————
格瑞不记得是第几次站在这里遥望四周了,每每日出来临之时,天空中的太阳像是一失足坠入了一摊蛋清,青白色的天空是冗长的,感觉像是时刻会剥离墙面的风化油漆。而其中剥落露出了一大块蛋黄鲜红一样的内里,金光灿灿,日出的那一刻的第一道光,划破了一切在他耳边铮铮作响,像是给万物不可一世的一瞥一样,那种阳光一瞬间充盈起每一个细胞的感觉让格瑞觉得似曾相识,但是在那个朦胧的记忆里,好像比现在还要强烈。
比太阳还要耀眼,还要不可一世,更使他的细胞融化在沸腾的血液里。
————————
九岁的人的墓碑会是什么样的呢?
九岁的站在世界顶尖的人的墓碑会是什么样的呢?
九岁的曾凌驾于众生却沦陷于一人的人的墓碑会是什么样的呢?
嘉德罗斯说,他要世界上最好的棺材容纳他的遗体,要穿着世界上最华丽的葬服躺在里面受众人默哀,此刻世界上最亮的星也要为他黯淡,所有的唱最美妙歌声的鸟都呜呜哀鸣,所有的一切存在皆为他的离去而感到痛苦与不舍,他要永远被刻在时间里。
这大概就是那坟墓的模样吧。
嘉德罗斯说,他可以什么都不要,他就要那个人的怀抱,在生命的火光即将败落之时在他耳边暔呢着他的名字,温柔的亲吻着他的额头,手紧握着他的手,十指相扣,然后他愿意乖乖永远地合上眼,心满意足。
这可能就是那坟墓的模样吧。
嘉德罗斯说,他宁愿坠入地狱受万人唾弃失去所有光荣与骄傲,也乞求在他苟延残喘之际有那个人来看他一眼,一眼也好,那一眼却又隔了千万光年,被时空稀释的微乎其微所剩无几了。
也罢,这是就那坟墓的模样了。

是十月份写的,垃圾文笔(我这次放假打算写爆太中(因为文野的弹珠游戏)

我心中的学院paro
就是夏日蝉鸣,突然吹来的一小股风都好像能灼伤人似的,窗户大敞着,老师讲桌下的坐着一排排人,中也透过众多脑袋看到对面一簇蓬松的黑发,下面顶着一张白净细腻的脸,裹着厚重的绷带,薄薄的嘴唇微张,是淡淡的粉色。
明明是每天低头护肩抬头见的家伙,一直盯着人家这一看就讨厌的脸发呆实在是太羞耻了什么的这点还没等意识到,对面的少年突然抬起了头,好像是早就知道了什么一样突然笑了出来,毫不保留露出一口白白的牙,本来颓废的脸突然有了一股精气神,笑容直达眼底,溶成了一汪冰糖梨水,中也突然觉得干哑的喉咙突然湿润了。
他猛地转过头,蜜糖橘的细碎散发下是一对小巧的耳垂,是艳丽的粉色。

第一次正经(?)画安哥
非常ooc,不会画男的
还有关于十一话的脑洞,去给雷总打call的安哥(虽然大赛前五不带安哥玩但是我们安哥的心与你同在balabala)
就是这样,自娱自乐的。。。

【👉应该算剧透】
“不要想着再到月亮上去啦!”
“跟我一起到月亮上去吧。”
刀真好吃
蓝玫瑰花语:奇迹和不可能实现的事。
蓝雪丹花语:冷淡,忧郁。

深夜发病。
小小幻果然还是垂耳最可爱啊!

这是我发的第一条lof,带着沉重的心情

可以说我玻璃心,我真的哭的很惨。
想说很多话,但又什么都不想说出口。

唉,我想我还是喜欢酒茨的,哪怕是心碎了也好。
占tag抱歉